捍卫法律尊严 传递司法温情

头条
7阅读

走近云南省巾帼标兵的获得者李翔,1988年出生的她,娇小玲珑,总觉着这是一个需要保护的人。

“只要没有超出能力范围,那就认真去做吧,忙一点,证明自己有价值。”2012年7月,四川大学法律硕士毕业后,李翔通过公开招考成为师宗县人民法院一名新兵。八年多的时间,无论是在办公室、民庭、丹凤法庭还是如今的雄壁法庭,无论是综合部门 “激扬文字”还是审判岗位“指点江山”,她都兢兢业业,用心对待,遇事从不推诿。

总是在法与情中寻找结合点

“从前,在我心里,法官是威严、不可亵渎的,人人须得敬仰;自从进入法院,我心中又有一种法官,如妈妈一般,总会用情感去化解矛盾纠纷。” 面对案件,李翔是理性的,面对当事人,她却是感性的,经手的每个案件,她总想多做点什么,让纠纷能够得到妥善解决。

那是一起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。罗平县一个小山村的小刘,为师宗的老李家建房(提沙灰砌墙)回家途中,发生单方交通事故死亡。按照法律规定,小刘父母和3个孩子的诉讼请求无法得到支持。开完庭,年过六旬的小刘父母叫住了她:“法官,你一定要给我们主持正义呀,我儿子死了,这日子可怎么过呀。”李翔安慰着他们:“这事,我一直在调解,但差距太大,我也不能强迫你们哪一方,现在我只能向你们保证按照法律规定判决,绝不偏向哪一方。”“我们无权无势的,你们哪会为我们办事啊。”李翔正想说什么,看到了老人旁边的小孩表现得不是很正常,于是问了句:“这是你儿子留下的孩子吗?”听到这个问题,两个老人更是满脸愁容:“是啊,我儿子留下三个娃娃,这个还是个残疾,要去做手术。孩子的妈妈耐不住贫穷,一年多前带着一个孩子走了,我们老俩口养活自身都困难,怎么养活这两个无辜的娃娃啊。”李翔陷入了两难,案件调解难度太大,前期已经花费了很多精力,但直接下判驳回诉讼请求,无疑是让年迈的老人陷入绝望,甚至怀疑司法,认定无权无势的人不会得到法律的保护。于是,李翔再次把老人请到调解室,用真诚的态度为他们分析利弊,直到嗓子干哑,两个老人终于降低了期望值,让案件有了调解的可能。

“法官,你说的我都清楚了,你找我说了那么多次,我都感觉对不起你,但是我家条件也不好,这样吧,我从人道主义的角度补偿他们一万块吧。”被告也作出了让步。后来,李翔又多方协调,从民政部门为小刘的父母争取到5000元救助款,让这个原本无望的案件最终调解处理。

“全程调解、全心调解、全力调解、全方调解。”这是李翔摸索出的法庭“四全”工作法,面对每一个案件,她都努力去寻找法与情的最佳结合点,让纠纷以最妥善的方式得到解决。针对每个案件的具体情况,李翔都有不同的处理方案,而衡量的标准就是最有利于当事人,但面对无理取闹的当事人,她也会毫不留情,坚守法律的权威。

“公正、廉洁是裁判者必备的品质,自是不必多说,而一个法官如何在法理与情理之间取舍,我认为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,我们在案件审理的过程中,常常会因案件的实际情况、证据的认定而难以抉择,如果内心没有一个定论,很容易成为别人口中和稀泥的法官,不过,如果和稀泥能让双方矛盾平息,解决问题,倒也还是件好事。”说到这,李翔笑了起来。

备忘录上的名字她都用心记着

“从前,我以为案件审理就是做一道案例题,现在才明白,很多案件根本没有明确的题干,一个细节的差异,也可能导致结果不同。”

案件办理中,李翔充分发挥女性细心的特质,仔细翻阅卷宗,捕捉每一个细节,在事实认定上,从不报侥幸心理,常常为了一个不确定的问题,再跑一次现场。她的备忘录上,记满了当事人的名字,用她的话说,这些都是她的“债主”,答应过的事,都得一一兑现。

烤烟即可收成之际,一场冰雹造成绝收。2019年4月初到法庭任职的李翔,先后收到老曹等84户农户诉请保险理赔的涉农群体纠纷,得知这是一批涉民生的群体性案件,84户农户就被记录在了她的备忘录中。

为了充分了解农户的诉求,摸清每个案件的具体情况,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,李翔和同事除了吃饭睡觉,不是在农户的烤烟田就是在和相关部门沟通协商的路上。当年6月19日深夜,直到最后一位村民领取保险公司的赔付款并写下撤诉申请,李翔终于松了口气。

对于涉民生的案件,李翔格外谨慎,即使是骨头案,也毫不畏惧,她始终相信,再难的案件,只要多查、多看、多想,总能找到找到解开的窍门,坚决不能因为自己的不负责任导致案件被发改。

为了让交出去的每份判决都对得起当事人,李翔始终保持认真学习的态度。虽然大学和研究生学习的都是法律,但她仍觉得学校里学到的知识太有限,时刻鞭策自己不断研究、学习,不仅学习法律知识,案件涉及什么知识她就研究什么,她常说不能因为自己认识不到位,让判决结果有失偏颇。

因为对案件太负责,事务太过繁杂,李翔常常会有力不从心的时候,但渐渐地她明白,所谓的坚守,不是轻而易举地从一而终,而是在每一次想要放弃的时候,依然会做出同样的选择。

把多元解纷做到实处

把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挺在前面,源头防控是关键。

为破解法庭案件数翻番的困境,李翔和同事积极开展委托、委派调解,规范整个诉调对接流程,形成了符合当地实际的“雄壁模式”,即对诉讼困难的当事人,不需要写诉状,直接为他们安排诉前调解,面对辖区内群众文化水平不高的情况,她依然积极推进云解纷等信息化平台的运用,让老百姓感受信息化带来的红利。2020年,雄壁法庭案件受理数从300余件降至260件,首次出现了逆增长。

李翔深知,作为一名基层法官,在维护司法权威的同时,更要接地气,沉下心为老百姓办实事。她告诉自己,开展多元解纷工作,不是简单地将案件委派出去,让当事人的纠纷迟迟得不到解决,而是要让它真正成为便民利民的举措。

不久前,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因帮别人看守工地被拖欠工钱找到法庭,经了解,被告不在雄壁法庭辖区,老人也没有写诉状立案。李翔接待他时,并没有将他打发走,而是考虑如何让老人的诉求通过最便捷的方式得到解决,于是向老人释明后,将该案立为诉前案。

案件委派调解过程中,被告一直回避,调解员到家中找人也扑了空,向邻居了解了被告的作息时间后,李翔决定下班后直接去找被告。晚上八点多,李翔和同事终于找到了被告。通过调解,被告同意三天后还钱。三天后,被告如约履行了调解协议,因为老人没有银行卡,又不方便领取案款,只能向被告出具收条,然后和同事一起将案款送至老人家中,她一直记得老人的那句话:“共产党真好,法官真好,都不收我一分钱,帮我把钱要回来了,如今这世道真是好啊。”

多讲一堂课或许会少几起纠纷

民法典颁布以来,李翔肩负起了法律传播使者的职责,多次走进当地老干局、县委办、人大常委会等单位进行民法典宣讲,送法下乡、进企业、进校园。为了让每一次讲座都能传播法治能量,她把一个个真实的案例编成故事,用大家感兴趣的话语和方式来讲述,无论是老年人还是小朋友,都乐于倾听。她说,如果每次播撒出去的法治种子,能有那么一两颗生根发芽,那我也就心满意足了。

工作之余,李翔还是单位妇女主任、所居小区业委会副主任、家委会成员,身上的每一份责任,她都认真对待,从不推卸。生活中,李翔是一个佛系的人,没有过多要求,挤出来的时间都用在女儿身上。耳染目濡下,她上幼儿园的女儿也是一个独立、热爱学习的孩子,每次李翔晚回家或者在家工作,都不抱怨、不打扰,而是独自做力所能及的事或者在一旁看书、画画,她常常自豪地说长大以后要成为妈妈那样的人。

法官都应当是善良的果敢的

“从前,觉得法官就是铁面无私的,现在发现,每个法官都有一副沉重的肉身,并不是超凡脱俗的神仙,总免不了心软、受情感困扰,也正因为我拖着这沉重的肉身,才想把法理与情理这事想得透彻。”

2016年入额以来,李翔一直从事民商事审判,见过形形色色的当事人,有的要送她小礼物,有的请吃饭,但都被她一一拒绝了,她深知作为一名党员、一名法官,自己的言行标准应该有多高,况且守护公平正义本就是她的初心,她绝不允许被玷污。“根植于内心的修养,无需提醒的自觉,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,为他人着想的善良”。翻看在法庭办理的400多件案件,李翔说法官都应当是善良、果敢的,只有善良的人才有大爱,才有抗拒私情、掌握分寸的能力,只有果敢的人,才敢于坚持原则,顶住压力,当断则断。(师宗县人民法院)

来源:九派新闻

the end
免责声明: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!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精选推荐

随机推荐